贸易摩擦波及海康威视 物联网转型待考

  中美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计算机视觉公司的入局……原本稍显沉闷的安防行业最近变得热闹了起来。

  8月3日,杭州海康威视(002415,股吧)数字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康威视”,002415.SZ)公告称,美国国会通过的《2019国防授权法案》(以下简称“法案”)并不会对公司业务造成实质性的影响。但这并不足以打消市场的疑虑。一位不久前参与海康威视调研的王姓基金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直言,中美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预期令海康威视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和变化。

  本报记者就此事件向海康威视方面询问,对方仅回复称以公告信息为准。

  同时,“人工智能芯片+算法”被业内认为是实现安防智能化的关键。计算机视觉公司正抓住算法的优势,加速成长为入局安防行业的新力量。这也带动安防行业向物联网转型。对于坐上全球安防第一把交椅的海康威视来说,如今的竞争局面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多事之秋

  “今年的生意做起来格外小心。”见证了视频安防从模拟闭路、数字化、网络化到高清化、智能化多次技术迭代的王兵十余年来未曾远离过安防业。他所经营的公司近三分之一的视频安防产品销往美国,中美贸易关系的进展是他每日关注的重点。

  同样的担心也萦绕着投资者陈峰。基于看好安防行业成长性,其此前大手笔买入的两只安防股票如今成了令其寝食难安的根源。

  “美国商务部4月对中兴通讯下发采购禁令的第二天,海康威视等安防板块指数下跌。”陈峰坦言,视频安防上游的原材料、下游的出口市场都与美国密切相关,两国贸易关系的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安防板块的波动。

  安防龙头海康威视也牵动着万千投资者的注意力。

  美国国会于8月1日正式通过了法案,要求联邦政府机构不得采购或获取任何使用“受控的通信设备或服务”“作为系统关键或实质性的一部分,或作为系统的任意部分关键的技术”的设备、系统或服务。其中,“受控的通信设备或服务”涉及海康威视生产的视频监控和通信设备。

  海康威视于8月3日称:“在美国市场,公司从未与该法案中描述的联邦政府机构进行过直接业务交易,该法案中的上述相关内容,并不会对公司业务造成实质性的影响。”

  但这并不足以打消市场的疑虑。海康威视股价于8月3日创一年来新低外,另据Choice(东方财富(300059,股吧)旗下金融数据平台)数据显示,海康威视于2018年第二季度遭UBS AG卖出2962.29万股,市值骤减15.27亿元,成为QFII卖出市值最大个股。“以QFII为代表的外资‘嗅觉灵敏’,中美贸易摩擦或多或少会影响QFII的持仓积极性。”王姓基金人士称。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也是各大券商反复提及的风险。

  王姓基金人士表示,“海康威视从2017年开始就逐步在视频芯片中引进华为海思、富瀚微电子等伙伴,布局芯片的国产化替代,以部分抵消国际政经形势变动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另一方面,中兴事件也表明谈判解决契合中美双方利益最大化原则,中美贸易关系并非对抗性关系。”该人士称,海康威视基本面并未发生改变,但短期内很难完全消除市场对其免受中美贸易摩擦干扰的疑虑。

  美系电子科技厂商在海康威视的产业链条中的确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本报记者获悉,安霸、英伟达是海康威视的视频芯片供应商,美光是海康威视NAND(计算机闪存设备)供应商,西部数据和希捷是海康威视的硬盘供应商。

  “视频芯片可由华为海思替代,NAND可由东芝、海力士、三星替代,即便中美贸易摩擦升级也不意味着海康威视的关键原材料供应就立刻‘休克’。但美国市场是海康威视重要的海外出口市场,即便原材料供应环节免受中美贸易摩擦的波及,终端销售环节也很难不受影响。”王姓基金人士直言,中美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预期令海康威视面临着更多的挑战和变化。

  据海康威视近年年报显示,公司境外收入占据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已由2010年上市初的16.87%提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30.16%。平安证券等机构测算,美洲市场贡献公司营收的比重近10%。

  从安静到热闹

  在王兵看来,安防产业在近十年历经了从热闹到安静再到热闹的回归,也是海康威视逐步奠定行业龙头地位的过程。

  “上一轮竞争是2009年前后,受4万亿元经济刺激计划出台,各类大小安防厂商迅速崛起。但时至2015年,价格战来袭,中小厂商被洗牌出局。”王兵表示,第一轮从热闹回归于安静的过程,令具价格、技术、渠道等优势的海康威视走上了行业第一梯队。海康威视自2011年起,连续7年位列IHS(商业资讯服务商)报告视频监控全球第一名。

  同时,业内认为海康威视能稳健领跑行业与国资背景密不可分。截至2018年上半年,国务院国资委下属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海康威视41.56%,为最终控制方。

  安防产业在部分VC人士的眼中是半封闭的产业,这也是令VC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政府以及与政府密切相关的行业应用、公用事业是安防产品最为重要的买方,这样企业就缺乏下沉至行业、民用等商用市场的动力。”刘姓VC人士称,这也是其此前对安防产业成长性存顾虑的主要原因。

  VC的这种顾虑正在逐步消失。近两年,计算机视觉公司成为搅局安防的主力军。

  “商汤科技等从算法起家的AI视觉公司,借助智能摄像头、智能门禁等软硬件一体化设备,加速进入海康威视等传统安防企业的腹地。”物联网高级顾问杨剑勇介绍称。

  另外,在人工智能芯片普遍依靠英伟达等企业供应的背景下,算法能力被业内认为是衡量安防监控产品能力的核心指标。

  “在算法技术上,计算机视觉公司主攻算法,很难说海康威视存在优势;另一方面,华为在芯片、云计算等领域也构筑起了自身的竞争性壁垒,输出自身的安防解决方案;阿里等互联网巨头强大的云计算能力、数据资源储备,也为它向AI视觉领域拓展打下了基础。”王姓基金人士称,价格战后趋于稳定的安防行业因为新玩家的入局已不再平静。

  这种不再平静的局面从融资热度也可管窥一斑。天眼查显示, 商汤科技等企业均在最近3个月内相继完成了新一轮融资。

  “融资速度越快、额度越大也意味着从细分场景中突围出局的可能性越大。”上述VC人士称,贴身肉搏的融资加速赛也直接助推了计算机视觉公司阵营的整体壮大,这于海康威视来说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转型物联网的升级赛

  后来者给原本沉闷的安防市场带来了竞争也注入了升级的驱动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